走近察隅僜人采蜜人

  • A+
所屬分類:蜂蜜

嗦索龍,是個僜人小伙子,住在名叫夏尼村的僜寨里。夏尼村隸屬察隅縣下察隅鎮,全村人口不到200人,是一個僜人聚居的村莊。嗦索龍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為人憨厚、直爽、好客、誠信,具備了傳統農民所有優秀品質。他不僅勤勞顧家,而且還有一項特殊的謀生技能——深山采蜜!據嗦索龍講,他的這一技能是從叔叔那里學來的。

嗦索龍不是專業的采蜜人,但是,采蜜是他家里一項重要的收入來源。為了尋找到純天然的野生蜂蜜,嗦索龍和伙伴不顧危險,穿密林、過險灘、涉急流,攀上幾十米高的懸崖,一副繩梯、一根繩子、一把割蜜刀就是他們采蜜的工具。毫不夸張地講,對每一個采蜜人來說,每一次采蜜都是一次探險,每取一滴蜂蜜都冒著生命危險。

嗦索龍和伙伴所采的野蜂蜜是華蜂產的,這是一種只于山野深處自由茁壯生長的野蜂。這種野生的精靈,終年活動于蜿蜒巖壁中,汲取百花精華,經過日月凝輝,最終生產出一種特殊的蜂蜜品種——巖蜜,當地人也稱崖蜜。

華蜂汲取的是喜馬拉雅山區數百種草藥花粉,每一滴甜蜜都來之不易,每釀一滴蜜,都要飛很遠的地方,飛過很多座山頭,探過很多花,所以,在人們眼里,華蜂產出的蜂蜜自然要比市面上養殖的蜂蜜要純正的多、珍貴的多。再加上崖蜜富含有機酸、蛋白質維生素、酶、生物活性物質、微量元素等100多種營養成分,堪稱人間美味,自然受到了眾多游客的青睞。盡管它的價格要比普通蜂蜜高很多,但由于十分稀缺,還是供不應求,往往剛采摘下來,便被搶購一空。也正因此,吸引了眾多當地僜人,甚至藏族人、珞巴人去冒險攀巖采摘。

蜂具有高攻擊性、高警惕性、高抗性,采集崖蜜的難度之高,像是拍攝一部驚險大片。嗦索龍和伙伴們與其說是采蜜人,更像是山巖深處的戰士,唯有具備了勇敢、執著、智慧,才有能力采到喜馬拉雅山區沉淀在歲月中的精華。

為了采到純正的崖蜜,嗦索龍和伙伴付出的艱辛和危險異乎常人。大山深處,峭壁之上,蜜蜂筑起的巢穴顯得那么渺小,想要精準地找到崖蜜,憑借的是多年游走山中的經驗,有時候,還得憑運氣。嗦索龍說,運氣差時,一天走幾個溝也找不到崖蜜。

采崖蜜時,嗦索龍和伙伴身上沒有任何安全保護措施,所依賴的只是長在懸崖上的藤蔓,那是一種能自由上下搖晃不止的長長藤梯。除了藤梯,要想得到一塊品質優良的崖蜜,嗦索龍和伙伴還需要其他特制的工具和方法。大多數采蜜人沿襲了古老的采蜜方法,用特制的采蜜棍采蜜。但懸空的藤梯需要耗費采蜜人大量的體力。為了防止被野蜂蜇傷,采蜜人在頭上罩上網罩,并點煙熏散成群的野蜂。盡管如此,還是經常會被蜂蜇得到處是傷。

崖蜜被取下時,細膩明亮的“蜂蜜雨”會讓在地面等候“果實”的同伴嘗到甜頭,甚至可以用鐵盆接上滿滿一盆“蜂蜜雨”。

依托天然的地理環境,勤勞的采蜜人享受著大自然的饋贈,也繼承著祖先留下來的先訓,他們不會對整塊蜂蜜完全采下,而會留下一部分給華蜂生存,延續人與自然的相處法則。

摘取到蜂巢后就倒出蜜汁,去掉渣子,將蜜背回,或將整個蜂巢背回。每次進入深山2至3天能獲取10-15公斤蜂蜜。蜜汁可以生吃,但多數是熬成蜂糖,并可以得到蜂蠟

除了采蜂蜜外,嗦索龍和伙伴們每年都要進山采藥材,常采的藥材有蟲草、三七、黃連、一枝花、野生天麻等。山里的野味多,他們還經常采來猴頭菌、石耳等打牙祭或賣錢。

“如果勤快的話,現在這個季節,掙錢的活路太多了,只是我一個人有點兒忙不過來!”嗦索龍說。

祝愿嗦索龍和伙伴們每年都有好收獲。

歷史上的今天:

蜂蜜百科網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